南音七

码字狗,不会画画,会一点修图
更新速度全靠脑洞
写过的cp都是墙头,不定期回坑

“喂,小鬼”
“嗯,沙雕师傅”

摘纪录:

陪你聊几天你就喜欢他,谈恋爱还没几个月就想过一辈子,交个朋友稍微对你好点就想来往一生,难怪你的怨气那么重、悲伤那么多,这都是天真的代价。 终有一天你会明白,人和人之间想要保持长久舒适的关系,靠的是共性和吸引。而不是压迫捆绑,奉承,和一味的付出以及道德捆绑式的自我感动。


感谢推荐

交错

原著掺电影

现实是参考原著,梦境参考电影

  “我们在线下见面好不好”那是索托第一次提出见面,戴托拒绝了这个请求,匆匆忙忙下线。

  “我们拿到彩蛋就见面吧”在准备去拿第二把钥匙的时候,索托突然又向戴托提出了见面,紧接着又补了一句“要是你不愿意就算了”他小心翼翼地试探,生怕又惹得戴托生气。

  “好”绿洲里的忍者外型跟着裂开了一个大大的微笑,要是忍者有超能力就好了,那他肯定能看见藏在武士面具下的微笑。

————————————————————

  他又见到了年轻时的戴托,没有武士面具,是他原原本本的样子,就像那张刊登在日本新闻里的照片。

  是梦。他知道他睡了过去。

  他平日里几乎没有好眠,总是和一抹红色的影子纠缠,继而在深夜惊醒。

  直到有一天他好不容易入睡后,梦见的是11岁的自己和年轻时的戴托,他还看见了五强,看见了IOI,也看见了不一样的故事。

————————————————————

  “大东,今晚我们吃什么”18岁的修窝在大东怀里,微微抬着头,大东被柔软的发丝蹭到颈脖,痒痒的,“今晚他们都出去约会了,就剩我们俩,你想吃什么”大东从沙发床上起来,准备去检查冰箱里为数不多的食材。“既然他们都出去约会了,那我们也出去好不好”修把手里的游戏扔在一边,“唔……”大东有点犹豫,“好嘛好嘛,我们都好久没出去吃饭了”少年撒娇地缠上了青年的手臂,不停地央求着。“那好吧”大东很多时候都不知道该怎么拒绝修,包括修在对自己告白的时候。而其他三强偶尔也会数落大东对着修那种有求必应的好脾气,即使如此也没其他办法能阻止。

————————————————————

  梦里是不一样的世界,索托在这里就像是局外的第三者,他看清楚这里发生的所有。

  为什么索托会知道这是梦?因为梦里的场景和现实有个极其大的反差。现实里的戴托早已死去,就在“第六人”将他从43层的公寓中推出了阳台的时候。他一直记得帕西法尔给他的视频里,43层公寓楼下那抹明晃晃的红,那本该是一个温柔的,名叫藤原俊郎的青年。从那时起,他的生活里多了一个死结,他拼了命要打败IOI,为戴托报仇。

  战后刚结束的一年里,索托几乎夜不能寐,戴托的死亡情景在他脑海里一遍又一遍地翻腾,他甚至觉得自己就在现场,能听到戴托坠楼时的风声在耳边吹得呼呼作响。即使三强给他约了心理治疗,结果也是事倍功半,直到那个梦的出现,他才偶有好眠。

  梦里的一切都被改写,戴托没有死去,五强一起打败了IOI,获得了所有人的敬仰和欢呼。梦里7年过去了,艾奇交了新的女朋友,阿尔忒弥斯和帕西法尔结了婚,活下去的戴托和18岁的他,最后也成了一对。

  这个美梦,他总是沉迷不醒。

  这样子的情况使他又挨过了一年。

———————————————————

  渐渐地,他发现梦里的场景变得模糊,又变回了一抹红色,他挥之不去的噩梦。

  也许是梦该结束了,这一切也该结束了。

  第二天,索托离世的消息传遍了绿洲,他的住处里留下了一段话。

————————————————————

   我以为,他会和我一起,获得这份荣耀。为了这个梦寐以求的彩蛋,我们都赌上了一切。但我并不知道里面还包括了他。我甚至连句道别的话都没和他说。以至于在剩下的时间里我只能在梦里见到他的身影。我好像梦见了一百年后的事情,又重新活了一次,但这次的故事里他没有死去,我和他真的站在了一起。我想再次遇到他。

                         by.索托

S计划(下)

哨向AU 全文6k+

OOC归我 文笔一般 不喜欢请点击退出

剧情向 不是甜甜蜜蜜的恋爱向【高亮】

请不要过度推敲设定,大多是我胡说八道

主楚郭 副巍澜

沈巍:S级哨兵
赵云澜 郭长城:S级向导  
林静 楚恕之 祝红 大庆:A级哨兵

前文:(上)

5.清醒

楚恕之清醒过来才知道自己差点捏死了上司,心里有点愧疚,虽然赵云澜平时确实很缺心眼,而且还经常加班不偿命,但还是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

小小只的兔子拼命蹭着楚恕之的裤脚,像要急着传递什么信息。

“赵处,我觉得这次事件和S计划有很大联系”楚恕之顺手抱起脚边的兔子,一边给兔子顺毛一边回忆,黑豹看见兔子被抱走不开心地低吼了几声。他回想起狂化前的自己应该什么都接触到,就连哨兵都没有靠近过他。

“我们进来之前已经安排大庆和祝红,让他们去查海星鉴的高层,只是没想到这次居然还牵扯到S计划”

“哨兵不会无缘无故狂化,除去人为原因,剩下极小可能则是由药物引起”沈巍身为S级哨兵,在频繁的战斗中也曾见过不少哨兵狂化的案例。

楚恕之突然想起,“肯定是那对锁链!有人对里面的利刺涂了东西”

沈巍拿着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的自封袋,小心地将差点变成粉碎的锁铐放进去,然后装好。

“沈教授不愧是沈教授,还真是学无止境”赵云澜看见他的动作乐呵个不停。

“走吧,让兔子带路,应该很快就能找到小郭的位置”沈巍神色略深沉地看着窝在楚恕之怀里非常舒服的兔子,心里念叨着不可说,不可说。

精神体正常情况下是非常排斥其他哨兵向导的触摸,除了是相融度非常高的哨兵向导和已经进行了肉体结合成为伴侣的哨兵向导以外。就像在处里面只有他和赵云澜能抱灵狐和熊猫,就连老熟人大庆也只能过个手瘾摸一把而已。

6.救援

跟着效果堪比GPS的兔子走,三个人不费吹灰之力就找到了郭长城被安置的实验室门口。

赵云澜拿着林静给的消磁器,准备放在门口的机器上,“等一下我数三二一,然后就进去”

“三,二,”实验室的大门即将打开,“一”

沈巍带着熊猫先进去,再是老楚和黑豹,最后是开门的赵云澜。

四五个实验员还在焦头烂额地进行着基因提取工作,没想到这时居然有人破门而入,有个胆小的实验员被吓得把手里的试管都扔了。

“欧阳教授,你是时候该停手了”平时看着憨态可掬的熊猫突然直起身体,接近两米高的庞大身躯慢慢走向前,气势上就令这几个看起来就不能打的实验员退避三舍。

欧阳贞笑容扭曲地看着他,“沈巍,要是你当初加入我,那现在我们就不用兵戎相见”“S计划是一个多好的提案你不是不知道,一旦研制成功,S级向导成倍增加,我们就能有更强大的力量”

由于哨兵和向导的比例不平衡,向导的人数仅仅达到哨兵人数的一半,而没有向导的哨兵很可能因为感官混乱而迈向死亡。S计划的初衷是想通过提取S级向导基因,人为地将普通人改造成向导甚至是S级高阶向导。

“我之前能理解你一直反对这个提案,不过是因为和你自己结合的赵云澜是S级向导,但我又不是朝他下手,碍着你什么了吗”欧阳贞开始变得愤怒,仿佛沈巍就是一个自私自利的小人。

“你的实验根本就不成立,拿人命做实验,从这里走出去是的向导,很快都不见了踪影。罔视生命,难道不是你更无耻吗,你的想法根本就是闭门造车”沈巍大声苛责着欧阳贞。

很可惜的是,S计划看起来行得通的想法在目前来说依然是是天马行空,强制被改造的向导没办法完全像自然觉醒的向导一样用精神力量去安抚哨兵,安抚的成功率仅仅50%,同时被强制改造的向导身体机能快速老化,几乎很少向导能活过30岁。

“这就是他们的荣耀,而且我已经发现郭长城身体里的血液不同于其他的向导,这次研究肯定会突破以前的瓶颈。再说郭长城一直不肯和安排好的高级哨兵绑定,就算他是S级向导,留着他能救几个哨兵,如果S计划成功,他能救的是更多的哨兵,这是他的功德”欧阳贞在不停地夸夸其谈,连给别人留一点反驳的机会都没有。

“你胡说八道”欧阳贞这番话倒是激怒了楚恕之,刚刚从狂化边缘缓回来的哨兵又再次被激怒。

“老楚你冷静点,我们先把小郭救出去再说”赵云澜很害怕他又陷入狂化,就算他是S级向导,但安抚狂化哨兵是一件特别耗费心神的事情。

驮着兔子的黑豹突然冲到实验室的角落,将角落里的那扇门撞得哐哐响。一打开,睡在实验台上的郭长城出现在众人眼里。

“老楚,这里交给我和沈巍,你进去救小郭”楚恕之顾不得其他,一脑门冲了进去,“就这几个小儿科都不够我们塞牙缝的”,旁边的熊猫早就在摩拳擦掌,姿势像是准备要大干一场。

“长城,长城,醒醒”楚恕之再次触碰到郭长城的脸,软乎乎的,像个白面团子一样,让他不敢用劲,怕手里没了准头把小孩儿的脸给伤了。

“他暂时还不会醒”站在楚恕之背后的李茜告诉他,“我换了教授30g的镇静剂,给他打了10g,等药效过了他就会醒过来了”

“谢谢你”“不用,特调处之前救过我,算是我对你们的报答,你还是先带他回去吧”

楚恕之小心翼翼地抱起郭长城。太轻了。楚恕之觉得有必要这次回去以后给小孩儿加餐,只有一把轻飘飘的骨头重,实在是搁手。

年轻的向导被浓烈的哨兵气息包裹着,像是在宣告着他对怀里向导的所有权。“果然禁欲太久的哨兵就是可怕”赵云澜在心里暗暗吐槽,虽然已经和沈巍结合的赵向导并没有被这种气息给熏到,但这种亮瞎人眼的公主抱也让他吃了好一会狗粮。

最后欧阳贞一行人已经被大庆和祝红从局长赵心慈那里带来的机关人员给拘捕了,这次事件还牵连了一个高部长,就是给特调处下追捕令,帮欧阳贞实验打掩护的背后人。

7.提亲

“老楚啊,你终于算是来我这里打结婚报告了,要是再不来的话,小郭他二舅,就是刚晋升郭部长就准备给他安排相亲了”赵云澜调笑终于沉不住气的楚恕之。
“你说什么”好像只要是关系到郭长城的事情,平时沉稳冷静的哨兵变得易怒,表现出强烈的占有欲。

咖啡厅

“对,对不起,我们,不太合适”有点怂的郭向导不断往椅子的后面靠近,像在寻找着某种安全感。

“这样子啊,你不愿意也没办法,太可惜了,还想着这次能有幸匹配到S级向导”对面的哨兵没有要继续强行相亲的想法,显得十分有礼。

“郭长城!!”“楚哥!”真是被碰了个正着。但楚哨兵可没有那么彬彬有礼,爽快地从钱包里掏出一张大面值钞票拍在桌子上“这顿我买单,你给我走”,话还没说完,扯着郭长城就走了。剩下一个孤零零的哨兵坐在椅子上不知所措。

等来等去,好不容易遇上个好日子,楚哨兵可坐不住了,拿起一堆贵重礼品就往郭家门口闯。

“老楚怎么了?大包小包的是要去贿赂哪个领导啊”大庆被赶着出门的楚恕之撞了个正着,差点把老吴给他的小鱼干都撞飞了,美人蛇祝红嘴里才嚼完还滴着血的生肉,“可不就是赶着给我们的郭部长,他未来二舅送礼吗”

“你说要是老楚和小郭真成了,那郭部长是不是该会给我们特调处换一个好地方啊”赵云澜心里还打着这小算盘。

“这是不是叫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刚刚才学了几天成语的桑赞算是做了个总结。在坐的大家都给桑赞竖起了一个大拇指,“干得好不如嫁的好,沈巍你说是不是”突然被赵云澜cue的沈巍一脸迷茫,但媳妇说什么那就是什么吧。

郭家

“部长,这是我打的结婚报告,请您批准”楚恕之刚进门就被喊去了郭英的书房,平日里胆子再大的哨兵,在这时也不得不示弱几分。

“之前我安排长城去相亲的对象回来告诉我,当时是你把长城带走了”郭部长不怒自威的模样算是镇住了楚恕之,“是我”被人打了小报告能怎么办,还不都是要硬着头皮承认。

“舅舅,是我自愿跟楚哥走的,你别怪他啊”在门口偷听的郭长城一下子坐不住了,毕竟要是舅舅不同意,这可就麻烦了。

“诶,真是儿大不中留了,以后你们的路还是要你们自己走,我就算不同意又能怎么办,难道还学别人棒打鸳鸯那套,再说我又不是不同意”好说郭长城还是郭英从小看到大的孩子,他又没有子嗣,把郭长城看成是自己家孩子养,你说这突然间告诉他,有个哨兵要把郭长城带走了,他能不郁闷吗。

“好啦,你们还没谈好吗,菜都上桌了,再不吃就该冷了”郭舅妈敲了敲门,提醒他们该吃饭了,“这小楚这第一次来咱们家,可得要好好招待一下人家才行”

“行了,报告我等一下就签名,以后长城就交给你了”“谢谢二舅!”郭长城可不是得了便宜还卖乖。

“楚哥,我们去吃饭吧,舅妈的手艺可好了,可惜的是我没怎么学到”郭长城有点难过,他知道自己虽然是个S级向导,但是实际在生活上却是一窍不通。“没关系,以后,我做饭”这像是一辈子的许诺。

楚恕之发现黑豹不见了,但他也没多理,拉着郭长城出去吃饭。黑豹悄悄溜进了郭长城房间里,床隔壁放着一个毛茸茸的窝,平日里兔子最爱在那里休息,现在则被刚来的黑豹给强硬霸占了,兔子也心甘情愿地把窝让出来,舒舒服服地躺在黑豹怀里睡大觉。

END

S计划

沙雕小提问

1.
问:为什么沈教授的精神体是熊猫?
答:写的时候一脑子都是无辜可爱,但能举铁???【突然出戏真人】

2.
采访各位关于老楚入赘(???)豪门的态度

赵云澜:不管怎么样,能有大房子换就行,老楚就是嫁得好啊!!(沈巍:难道你嫁得不好吗,气鼓鼓!)

祝红:妈的死给(撇了一眼巍澜,楚郭)

大庆:要是小郭以后能给我带点好吃的小鱼干就更好了!(发出大庆的声音:小鱼干!)

林静:要是我也能嫁入豪门就好了,这样就不用担心老是被扣工资了,诶老楚你能不能让小郭给我介绍几个富婆认识认识!
(发出林静的声音:我不想努力了,能给我介绍富婆吗!)

楚恕之:不想死的就闭嘴

郭长城:(害羞)我们家其实也不是很有钱!(楚恕之强行拖走郭长城???)

S计划(上)

哨向AU 全文6k+

OOC归我 文笔一般 不喜欢请点击退出

剧情向 不是甜甜蜜蜜的恋爱向【高亮】

请不要过度推敲设定,大多是我胡说八道


主楚郭 副巍澜


沈巍:S级哨兵

赵云澜 郭长城:S级向导  

林静 楚恕之 祝红 大庆:A级哨兵


1.前因


他们在丛林里,对方的哨兵已经大面积进林搜寻他们的踪迹,楚恕之只能带着郭长城边找信号给特调处发消息,边在繁茂的森林里躲避。


两人原本是被安排去出外勤,准备启程回去的时候,楚恕之接到了赵云澜电话,说处里被盯上了,要他们找个安全的地方躲好再联系。楚恕之听得云里雾里,正打算驱车回他从未被人知晓的住址,就发现已经有大批哨兵找了过来。


经过两天一夜的逃亡,平时看起来就瘦弱的郭长城早就累到不行,他的精神体白兔病殃殃地窝在黑豹身上。楚恕之没办法,只好找一个比较隐秘的石洞把郭长城先安置好,才出去探一探外面的环境。


“再等半天,我们就能离开森林,到时候就安全了”他小心翼翼地碰了碰熟睡中郭长城的脸。他觉得郭长城身上围绕着一种温和的气息。每次在他觉到焦躁不安的时候,总能被这种温顺又毫无攻击性的气息安抚,即使再纷乱的环境都让他错以为身处在一个安宁的世界里。




2. 围困


楚恕之被剧烈的头疼唤醒,一睁眼发现自己被困在一个密室里。他懊悔不已,责怪自己的大意。皆知哨兵的能力远超常人得益于拥有发达的五感,但他没想到对方居然设法将他的五感强制封闭,造成短时间里无法感知外界。


他观察着四周环境,一个极小的空房,只留有一个狭窄得能允许个人通过的门,门上是小小的玻璃副窗,能看到外面只有零零散散的哨兵在把守,让人觉得似乎很轻易就能逃出去。


但经验告诉他这一切并没有那么简单,深想一层,对方好像不是很在意他逃脱与否,那么摆明了对方的重点抓捕对象不是他。他发现,和自己同行的郭长城并没有和他关在一起。


也许对方真正的意图是郭长城。这一认知让楚恕之不可以抑制地感到愤怒,暴躁得像被其他生物入侵了地盘的雄狮。要快点找到郭长城!他用力去挣脱手上锁铐的禁锢,却不想被手铐内的锋利的尖刺刺破了皮肤,浓重的血腥味在空气中爆发。


锁铐是特意为哨兵设计,加大了重感和硬度,中间的铐链似弹簧的性能,内置的利刺会随着挣扎力度大小伸缩,越想着用蛮力撑开锁铐,利刺则越快碰到手腕,最后皮开肉绽,直割血管,这种凶残程度不得不让哨兵望而生畏。


他现在多少明白了点意思,怪不得看守的哨兵数量极少,对方知道没有谁会轻易去尝试这种自虐。


原来好戏都在后头。


可楚恕之不怕,林静发明出这东西的时候,他也在隔壁看着。当时说是上级为了关押无法控制的哨兵,需要林静特意研制,成品出来时自己还感叹了一句“这小东西还挺别致的”。


楚恕之没想到居然被自己人下了绊子。


能拿到锁铐的人,除了特调处,还有海星鉴。在海星鉴里又是谁能动用权力下达抓捕特调处的指令,而且还大费周章地封闭他的五感,就为了抓走郭长城。这又是什么意思?楚恕之非常不解,在他印象里,郭长城即没有异常强大的攻击力,也无法像其他向导一样自如地用精神力去控制别人,身为一个S级向导却废柴得不像话。




3. 实验室


被绑在实验室的郭长城这才迷迷糊糊睁开眼。这一觉睡得太舒服了,过了好几天风餐露宿的日子,休息又严重不足,他觉得自己再多走几步就能趴下了。


“醒了”


“这里是哪里”“欧阳教授?”


郭长城诧异地看着穿着实验服的欧阳贞,“这里是海星鉴的实验室”“给我准备好针管,先把血抽出来再提取DNA”欧阳贞转过身去继续忙活调配药剂。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灵敏的第六感告诉他,一场灾难即将来临。


郭长城挣扎着,韧性极强的绑带将他束缚在实验台上动弹不得,另一边的欧阳贞拿着针管即将要抽他的血,“你放开我,你这个坏人,你放开我”郭长城趁着欧阳贞低头找血管的时候,突然朝他脖子咬了一口,兔子急了还真咬人。


在场的的人都被这一幕惊呆了,“李茜,给他打镇定剂,30g!”欧阳贞吃痛地捂着脖子,站在一边的实验员都围了上去,要给他检查伤口,实验室里乱成一团。


这时谁都没有注意到,缩在角落里的兔子溜出了实验室。


“可是教授,30g剂量太高了,我怕他身体承受不了”


“我倒要见识一下S级向导有多大能耐,快给他注射”欧阳贞笑容有些诡异。


李茜皱着眉头,在后面的操作台上找到一管镇定剂,实验员则帮忙摁着郭长城的四肢。


冰凉的液体流进温暖的身体里,刺激到郭长城忍不住地颤栗,没过多久,刚刚还挣扎不停的人呼吸已经渐渐平稳,陷入沉睡状态。


“再拿一支针管来,继续抽”




4. 狂化


“林静说,这就是通讯器信号消失的地方”赵云澜和沈巍站在离海星鉴的不远处。


“这件事果然和海星鉴脱不开关系”赵云澜面露难色地看着海星鉴的门牌,“现在最关键的先找到老楚和小郭他们”沈巍拍了拍赵云澜的肩膀。


海星鉴里异常安静,平时的门卫也不见踪影。


“大白天的,海星鉴遭人抢劫了?”


“上二楼看看”


鲜红色的灵狐步伐轻盈地在前面探路,刚到二楼,就看到好几个哨兵躺在了地板上。他们意外地发现,这些哨兵外露的脖子上有几道深红色的痕迹。


在前面探路的灵狐急急忙忙地向赵云澜跑过去,咬着主人的裤腿往拼命前面拽。


“走”赵云澜向沈巍示意。


沈巍跟在灵狐后面,然后是赵云澜,最后面是一只强壮的熊猫。


灵狐停在了一个门口前,这扇门歪七扭八地依靠在墙上,一看就是被人暴力打开的,房间里面空落落的,只剩下一副被扯断的锁铐。沈巍蹲下去摸了摸,若有所思。


“有哨兵狂化了”沈巍刚扭过头和赵云澜说,不知从什么地方窜出来的楚恕之直接捏住了赵云澜的脖子,轻易地像捏着玩偶。


“赵云澜!!”


在楚恕之碰到赵云澜的同时,像网一样密的精神触手不知不觉探入了楚恕之的潜意识里,赵向导轻而易举地避开了其他障碍,到达了精神屏障面前。固若金汤的精神屏障上现在生出了几道狰狞而深长的裂痕,他伸出交织成细细密密的精神网试图修补。


赵云澜催动着强大的精神力安抚着狂化失去理智的楚恕之,额头上豆大的冷汗像下雨一样滴到捏着他脖子的手臂上。一旁的灵狐迈着步子,小心地去触碰黑豹,贴近黑豹的额头,传送着柔和的气息。


沈巍不敢轻易去触碰他们,怕要是这时候有其他哨兵力量的碰撞,狂化的哨兵会加剧暴躁,从而对哨兵本身和安抚他的向导造成不可挽回的结果。


但修补效果却不如赵云澜所想,因为他不知道楚恕之狂化的原因并非如同平常。一般哨兵狂化大多数发生在他们的向导受伤或被杀害的时候,这时候的哨兵极度痛苦,导致他们的精神屏障破裂甚至粉碎。


好不容易松了几分力的手依然不肯放下,赵云澜现在进退不是,他能感受到哨兵刚刚降低的焦虑有回升的趋势。半驯服的黑豹又变得急躁,尖锐的牙齿被磨得刺啦作响,金色的瞳孔异常明亮。


场面僵持不下。


突然一只兔子扑向黑豹,甚至拱在了黑豹的皮毛里,黑豹没有出现意料中的抗拒,反而特别享受,像被兔子的动作讨好了,金色竖瞳慢慢暗淡了光亮。紧张的气氛有了一丝破裂。赵云澜灵机一动,"老楚,小郭还在等着你呢",“老楚,你还记得小郭吗”狂化的楚恕之手上稍微有了松动,赵云澜见状再次催动精神力,用精神网将哨兵的精神屏障一网打尽。


狂化的哨兵逐渐恢复了清明,将手臂收了回来。赵云澜挨着墙边滑落坐在地板上,拉开衣服领子大口大口呼吸着不易得来的清新空气。


沈巍马上回到赵云澜身侧照顾他,熊猫则抱着累到团成一团的灵狐在旁边休息。


(下)

HK

深圳到香港,跨过一座大桥。熙熙攘攘的深圳出入境管理处,每天都输送着成千上万的旅客。

香港,关于它所有印象是什么?

有着弯弯窄窄的街道,大量精彩的tvb港剧,八九十年代风靡半个中国的港乐,令人发笑又听不通透的港普,咖喱鱼蛋车仔面这些标志性的港式小吃。能给这座城市贴上的标签有很多,好的,坏的,众说纷坛。

车刚刚进入香港,能透过窗户看见屹立在海面上的大桥,水的蓝被天空衬着,阳光打在雀跃着的水花,亮闪闪的明晃晃的。

在隔壁车道的是一辆载着维他奶的装载车,过一个弯道,是Garden的办公大楼,下车没多久,又在路边遇到一辆印着四洲logo的装载车。

地铁口隔壁等着的士,看见每过个几分钟便会有人把烟头摁灭在垃圾箱上,然后才走进地铁。地铁里的楼梯被严格地分成两半,地面上带有箭头指示方向。

香港,出了名的寸土寸金,房间很小,没有很大的空间,就像街上的两侧道也特别狭窄,仅仅够两个人肩并肩,地摊和小商铺只有在小巷子里,布满琳琅满目的商品。

香港的双层巴士和有轨电车莫过于是一大特色,或许是土地面积的缘故,这些公共交通工具显得高却不庞大,形状是扁扁的,乍眼看过去,像被压扁成纸张一样的厚度。地铁是香港最常用的出行方式,一个小小的香港被地铁贯穿。

街边的老式商铺,店牌是繁体字和英文,从右往左读,那是港英时期给香港留下来的印记。在地铁上是三种语言播读,粤语,普通话,英语。



???没什么不对

直播整理

♚关于角色

✔剧透:

有拍原著相亲桥段,自己承认搅黄相亲,但拍的时候有改动,读了原著相亲的几句话

小郭没死,后面有包袱

✔一个笑点“背(bei)着我相亲”

✔33集还没看,疯狂想看33集

✔郭楚“我丢”【听不太清,可能是粤语】,楚郭是主话题

郭楚郭楚都飘了,明明是楚郭,一直话题都是楚郭

自己看太太的楚郭剪辑

不懂郭楚和楚郭区别

✔解释剧情:

拍的时候是有显现功德枷【后期剪辑被剪】

下地星的时候张开手该显现功德枷【后期剪辑被剪】

✔读评论:假设围脖是功德枷,可能有一柜子的黑围脖

读评论:楚哥梦境是爱情美梦【笑】

读评论:老婆和兄弟怎么选【笑】

读评论:丧妻之痛【然后说心里一点数都没有】

读评论:变成丧夫之痛【哈哈哈哈哈哈】

✔关于衣服:很热但是服装适合楚恕之这个角色

✔“小郭挺轻的”

   “小郭不沉,抱着没什么手感”

✔花絮:拍25集的时候小郭偷偷摸摸躺在沙发上笑

楚郭是什么神仙剧情!!这部剧怎么回事!摁着我吃楚郭!!!官方发糖逼死同人!!!